中超“救市”三箭齐发可行? 加大版权分销成突破点

原标题:中超“救市”三箭齐发可行? 加大版权分销成突破点

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王晓瑞报道

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在中国足协和中足联筹备组出台《俱乐部欠薪解决方案及罚则》之后,如何还债,而且是在保证正常运营的基础上为2022年以前的欠款还债,压在各家欠薪俱乐部的心口上。虽然股权改制已是众望所归,但即便是在完成股改的沧州雄狮和河南嵩山龙门身上,真正的进展没有如想象中顺利。在这种情况下,俱乐部们都在期盼能在商务领域尝试新的开源,“至少也不能像2021年赚得那么少。”

过往中超俱乐部的收入来源,主要来自赛季末的分红。鼎盛时期,中超联赛版权曾经卖出5年80亿的天价,俱乐部的年度分红收益一度可以达到六七千万。这个数字放在当年还是杯水车薪,如今却是救命稻草级。但针对2020年,中超公司向俱乐部平均拨去的赛季分红只有700万,仅为前一个赛季的1/10。而在上赛季,这个数字就更低了,也就只有小几百万。最大头的收入严重缩水,一些中小俱乐部只能“啃老”,靠着母公司输血维持运营。于是,各种欠薪现象层出不穷。

导致2021年中超分红比前一年继续缩水的一个主要原因,就是赛程上的朝令夕改。为12强赛让路,使得原定的30轮中超只踢完22轮草草收场,不可避免地影响众赞助商的热情。而之于俱乐部个体,从30轮缩水至22轮,就意味着俱乐部赞助商少了8场比赛的曝光机会。众所周知,过去两年中超都是采赛会制办赛,在这种情况下,少有俱乐部可以有条件举办线下商务、球迷以及公益活动,公开训练更是成为奢望。于是各俱乐部赞助商的露出机会,主要是集中在球场广告牌,可原计划的曝光次数少了8次,难免就会影响到一些赞助商的投资热情,甚至不再考虑2022年继续合作,这对于很多中小俱乐部来讲无异于致命打击。所以针对新赛季中超安排,据记者了解,踢满34轮的呼声甚至要比恢复主客场更加强烈。

另一个要求踢满双循环、坚决抵制单循环的原因,也是在于球场广告牌的分配。即便近两年采取赛会制办赛,中超单场比赛的广告牌分布,仍以主队、客队、联赛官方分类区别。相对而言,中超官方赞助商的位置更好,在LED显示屏滚动时间更长,然后主队次之,客队最为靠后。但倘若不能实现双循环办赛,身为客队的俱乐部便将损失巨大。当然在一些中小俱乐部看来,俱乐部赞助商的最大露出途径,还是电视转播,尤其是央视。虽然在近几年,一些网络视频平台和体育APP也加入到版权争夺,但之于地方赞助商的吸引力着实有限。“很多企业老总还是只认央视,但倘若联赛缩水都踢不满轮次,直播数量自然会有下降,广告输出就更谈不上能有多少,俱乐部的来年开源也会受到影响。”某北方俱乐部高层对记者表示。

当然在中国足协和中足联筹备组看来,如何实现版权价值提升,是争取救市的一块核心领域。2021年,中超联赛的视频版权实现分销,由一家改为两家。而据相关负责人介绍,新赛季的版权售出有望再扩增1-2家,同时加大在内容输出上的合作。据了解在本周,中超公司还将下拨几百万的版权分红,“虽然可能只是杯水车薪,但对于一些俱乐部的日常运营,还是可以起到些许帮助。”

除了上述两点,还有一个救市方案就是恢复主客场。自从赛会制以来,很多俱乐部的线下商务和球迷活动都已不复存在,再加上球票收入归零,这对于他们自身的市场营销带来极大冲击。而像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成都等地,已经开始为2023年亚洲杯兴建新体育场,理应球市红火兴旺。在这个问题上,一些小俱乐部羡慕有可能举办新赛季第一阶段的武汉和杭州,“人家能在主场举办,就有机会尝试线下,就有条件争取开源。那我们呢?今年的商务开发怎么办?恐怕还得依靠母公司输血维持最基本的运营……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